黑色俄罗斯

Hail Emma Watson

[水仙][Henry/March]I'll never be happy

生死停留Henry/耐撕侦探March,斜线无意义,其实是友情向。

一个绝望地想以死弥补,一个不懈而坚持地拯救的故事。

单数为现实,双数为亨利的弥留之梦。

1.

亨利躺在一片血泊中,耳边是山姆和丽拉的呼喊。

他攥紧戒指,望向烟云笼绕的布鲁克林大桥,泪水和血一起打湿他的脸颊。

他听见马奇那辆破旧的老爷车传来的声响,他几乎看见了马奇跑动时颤抖的小胡子和挥舞的手臂。

他眼神失了焦。

2.

马奇是在他常带霍利去的那家快餐店看到那名心理医生委托的人的。那人留着半长的褐色头发,在脑后扎起,一身黑衣黑裤包裹着细长的身躯,竟和他有着一样的面庞,虽然气质比他多了一股文雅。手中的本子,上面是杂乱的字迹和画迹,并且他正努力地使它更加杂乱。

马奇惊得直接尖叫着跳到希利身上,他却只是抬眼给了他不带任何惊讶的一瞥,秀气的眉头传递出无法言说的悲伤。

这孩子怎么这么伤心?马奇这样想到。

3.

亨利是在书店里看见马奇的。他看到一辆破旧的车子上司机栽在方向盘上,副驾驶上的大叔正在努力唤醒他,然后他失败了,车子冲进店里,撞破了亨利那张画。

那大叔慌忙的爬出车,想要和他道歉,结果惊吓得跌回座位,用力地拍打着司机。“嘿,嘿!马奇!你醒醒!你别死了吧!那是你的鬼魂吗?”

那司机终于抬起了头。湛蓝的眼睛里的惊吓横冲直撞地撞进亨利的眼中,然后紧接着被歉意填满。他慌乱地跑下车,不断地向他道歉,并表示愿意做一些物质弥补。亨利却拒绝了。

当他下课走出大学校园时,发现那辆冒着烟的老爷车在门外等他。

亨利觉得这家伙很有意思。他很喜欢他。

4.

但也仅仅是很喜欢而已。

他不能使他停留(Stay)。

为此他哭了出来,然后他爬上梯子,在天花板上写下了好几行“原谅我”(Forgive me)。

在这下面,有数不清的“原谅我”。有些是为阿西娜写的,有些是为他的父母写的,有些是为了山姆写的,还有他说不清楚,只是想要写的。

他最终写满了整个天花板。

5.

马奇伏在亨利身上,手紧握着亨利抓着戒指的手。

“别死,别死......山姆委托我好好保护你,别让我任务失败......你要亲手把戒指戴在阿西娜的手上,留下来(Stay)......留下来和我们一起(Stay with us)......”

“留下来和我一起(Stay with me)......”

6.

马奇站在亨利身后,丝般的雾笼罩着布鲁克林大桥。他的身旁站着山姆。

“如果你真的在做梦,那整个世界都在你的梦中。”山姆尽力地劝诱着他。

马奇想要说什么,但他只是站在那,眼神兼并挽留与希望,嘴微张着。他抬起手臂,又放下。

亨利用充盈着泪水的眼睛望向他。那一瞬间,马奇甚至看见他嘴角勾起了一丝微乎其微的笑意。

亨利的手颤抖着,泪水沾湿了他的整个面庞。他发出了一点声音,就连声音也是颤抖的——他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停止了,然后迅速地抓起手枪,弓下身子,面朝着布鲁克林大桥下方的车流。

枪口抵住上颚,手指扣动扳机——

砰。

7.

马奇烧了一张画。是他撞毁亨利的那张画。

他在画布背面缝缝补补,又把画框嵌在一起,总算看出了些原来的样子。那是条虎鲸的尾巴,用深蓝色重重地涂上,后面是深不见底的湖蓝。

然后他烧了它。

8.

马奇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他又在那家快餐店里见到了亨利,只是亨利一改曾经的愁容,手中也没了那个写画杂乱无章的笔记本,舒展开的眉头与盛满笑意的眼睛对着窗外,就像在画中一样。他望向他,竟勾起了嘴角——然后他消失了,就像布鲁克林大桥上的雾。

只剩下他那个笔记本静静地躺在座位上。马奇捡起它,翻开了一页——

那上面满是虎鲸的各种轮廓,在其上,是数不清的“原谅我”。

寻文!

之前在LOF上看过一篇现代AU还是什么AU的,大致是,查查和老万住在对街,他们两个住在两条街的头儿那儿,那一条街以美食著称,住查尔斯那一侧的是泽维尔众青年,住老万那一侧的就是兄弟会,然后查查和老万分别是他们那条街上的厨艺扛把子(?我记不清了),查口味很温和,万口味就很直很激(?我同样也记不清了,大致好像是这个意思)然后那篇文里好像(好像!)还有对泽维尔众青年厨艺的描写,我忘记了,总之那篇文太太写的特别棒,可以看饿的那种,cp感也不是特别重不是那种刻意要写cp还特别自然的能看出cp的那种,总之那篇文超棒啊啊啊啊啊啊啊
但是我找不到了!!!有小伙伴能,帮忙找一下吗,就在LOF上......

【宝石之国AU】噼里啪啦的搭档。(上)

设定的话,虽然是宝石之国AU,但是只是借了人物设定用一用,月人还有紧身衣什么的并不考虑在内,依旧是美国扭腰,超级英雄,异能反派啥的。
Peter是白玉,Pietro是蓝灰色碧玺。白玉硬度4.5-6.5,密度2.多,碧玺硬度7-8,密度3.多

-----------
1.
Pietro挂彩儿了,又一次的。

临断前儿他还发了一把力,让断掉的手臂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在Peter手中。

Peter本来就裂开的眉头裂得更深了。

2.
Pietro是赵医生的常客。轻则出现裂痕,重则断头,反正只要跟着去做任务了,十有八九都得带点印子回来。

而和他一组的Peter则相反,每一次他回来,身体部位肯定比Pietro完整。赵医生几度怀疑,就差了1点儿多的密度,速度差出这么多来?

Pietro从来没给过答案,但是赵医生多少还是看出来了些什么。

举个例子吧。

有次赵医生看见他们在训练。有一把枪在Peter面掐扫射。Peter可是速跑者,这点你知我知,所以他躲过了。
结果Pietro不知道为什么跑过来了,他密度比Peter大,所以跑的比Peter慢一点,他跑过去Peter后脚刚离开那位置,于是几梭子弹全落他身上了。

Peter把Pietro和他的碎片抬到赵医生那里,一副火急火燎的样子。他站在那里,然后就开始不知道是牢骚还是抱怨还是关心了。

“You didn't see that coming?”Pietro先开的口。

“'You didn't see that coming?'Pietro,我已经躲开了,我速度比你快,你没必要这样做!”

Pietro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你太脆了嘛。你碎了可没我能碎这么好看。”

Peter突然不说话了,一副气鼓鼓的样子盯了他一会儿,然后又垂下了眼眸。

至于他听到Pietro被接上时的那声痛呼后眼神是怎么变的,赵医生就假装没看见了。

傍晚,Peter拉住赵医生的衣角,希望她能教他怎么把石接上,理由是出任务时能更方便。

3.
“嘶......唔!”Pietro艰难地撑起腰,“你和赵医生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你学的都是假的吗?”

“行了,Pietro!任务还没结束呢,能把你接上已经很不错了!再说了,我也只是学个应急措施!”Peter说着,把Pietro的小臂安上,顺便不忘沿着肌肉线条按了两下。

“呃啊!”

“虽然是8,怎么看着感觉轻飘飘的?”Peter若有所思,盯着自己刚刚摸过Pietro手臂的那只手。

Pietro刚从疼痛中缓过神儿来,突然感觉身下一空。

Peter以一种艰难的姿势,打横抱起了他。

“卧槽Pietro你真他妈的沉啊!——”

Peter刚说完,Pietro就听见了一声清脆的“咔嚓”,是从Peter的芊芊玉腰传过来的。

【双快银】【灵魂伴侣AU】骨折与弹孔Ⅱ.

Peter/Pietro斜线有意义!高亮!斜线有意义!
设定的话 不会做链接 所以说麻烦看前文了抱歉!
文风突变预警!

Pietro非常郁闷。原因有两个。

首先,他身中47颗子弹却顽强的活下来,可喜可贺可歌可泣,生命如此鲜活对吧......鲜活了一阵子,他才感觉到,用不了超级速度的日子是多么无聊。拜托,整天躺在床上盯着煞白煞白的天花板,这太不快银了!

其次,Wanda好像不太开心。他醒来的时候Wanda自然是非常激动和惊喜的,差点没哭出来。但过了几天Wanda总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看着他的眼神很是担忧。他似乎还看到过Wamda和Natasha在走廊里说着什么,是Wanda......在求助的样子?

“我建议你告诉他,Wanda.不过这只是个建议。顺便,他就在走廊对面。”

“他”?指自己吗?什么事Wanda不想跟这个哥说啊?Wanda恋爱了?他患了不治之症或者被注射什么药物?天哪,Wanda居然都不想和自己说话了?!

但是Pietro像是那种能同时被两种事情困扰的人吗?

显然,不像。

于是今天一大早,Pietro的床上,只剩下一身病号服了。

Peter走在街上,低头啃着汉堡。他在红绿灯旁站定,望向对面的街道。

等等。他在川流的车辆中捕捉到一个身影。

一个银头发的高个子站在一家阿迪达斯专卖店的门外,气定神闲的盯着广告画。

幻觉吗?那篮球又从Peter脑海中飞过。

短暂的绿灯不足以使人穿过宽阔的街道。Peter被挡在车潮后面,Peter焦急的四处张望着。

——而幻象先生已经从广告画前消失了。

Peter匆忙地跑过马路,他几乎是在斑马线上滑行的。然后他前一脚刚踏上道牙子,后一脚还悬在空中,他又听见自己的眉骨处发出“咣”的一声。

还行,不是篮球,是个人。Peter向后倒去,这样想着。

一双缠了一半纱布的手“唰”的一声出现在他面前,在他的后脑与身后车辆来一个亲密接触前把他拉了回来。那双手的主人脸色苍白,指尖冰凉,,表情有点扭曲,看上去好像是个受伤的人。是刚才的幻象先生?

Peter有点小小的震惊。一个受伤的人,就算是变种人,怎么会那么快把手伸出来?他甚至用他超级速度的视力都没看见。

那人捂住肋骨处还是哪里,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

“You didn't see that coming?”

Peter的嘴张成了一个o型。

“真是抱歉啊撞到你了......没吓到吧?”

Peter终于缓过神儿来了。“不......没事儿!你是受伤了吗?你刚才是伤口裂开了吗?用不用去医院啊?”

Pietro摆了摆手。“......我在那儿待够了。”他又指指地面上还剩一半的汉堡,“我用再请你顿吗?”

Peter盯着他棱角分明的面庞,突然产生了一种好像在和人约会的错觉。

————————————————————————
我更新啦!!!哈哈好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占tag抱歉

想 造个拉郎
Roxy和Ginger
一个初出茅庐年轻貌美的少女英才
一个深谙世事成熟稳重的温柔长姐
有人吃吗.......有人吃的话......我也许.......会写......
像什么
"特工需要好的伙伴。"(我忘了台词是不是了)
"当然。你绝对是一个合格的好伙伴。"
再像什么
Roxy在前方突突人 Ginger在后方指导啊
再再像什么
Roxy外勤要参加宴会穿晚礼服 Ginger一起帮着打扮 顺便讨论一下罩杯啊

什么的啊!想起来就是很搭啊!有人吃么!!!

【莫萨】【现代AU】Drops

意识流 ooc 大概就是两个互相觉得对方是聚聚的gay里gay气的作曲家朋友而已
撩一下就跑了 别抱有任何期待
务必配合BGM食用 要的是那意境
@ᶘSherry_ Alesᶅ  @sloth 我尽了我最大的努力去双标
配合食用BGM:Drops



萨列里一条手臂搭在椅子上,另一只涂了黑指甲油的手轻弹着那杯他已凑到嘴边数次却没下多少的咖啡。咖啡的旁边是几张纸。他的眼睛始终不在上述所有的上面——他用力的望向玻璃门的外面,仿佛这样就能望出来那个金色卷发的天才。

迟到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啊。他这样想着。

莫扎特终于撞门跳进来了。他仿佛凭空出现一般,砸在咖啡厅的吧椅上。咖啡杯和萨列里虎躯一震。

“抱歉,大师,我来晚了!”他笑着说,自觉的端起那杯萨列里喝了好几遍的咖啡,然后一口闷。“啊,都凉了啊。”

萨列里有点无语,将桌上的纸推向他。“达蓬特的新词。”

“这真是太棒了!”莫扎特上下扫视了一眼,不过他没有放过多的注意。转眼,他又望向萨列里。

“打算合作吗,大师?”

“......啊?”

“我是说合作啊,大师!您看,两个人一起创作,说不定会有什么新的灵感呢。”

萨列里把手支在桌子上。他在思考。

这是来自莫扎特的邀请。乐界的神童新秀,莫扎特。你一直关注、一直欣赏、一直嫉妒、一直爱慕的莫扎特的邀请。

萨列里抬起头,盯着阳光下莫扎特熠熠生辉的发梢。但那是莫扎特的邀请。耀眼的莫扎特的邀请。

直到那一抹亮光晃得他眼睛生疼,他才移开视线。耀眼的莫扎特。耀眼得足以灼伤他的才华的莫扎特。

莫扎特的脸突然放大几倍,那一对仿佛说着“拜托啦,萨列里”的狗狗眼变得格外清晰。莫扎特的发尾几乎垂到萨列里的脸颊,鼻尖只有咫尺之遥,莫扎特的手也顺势攀附上了萨列里平整的袖口。

“大师。”莫扎特突然变得热情洋溢的笑容映衬着他充满期待的眼神。

萨列里觉得自己可能是失了智,居然轻轻的点了点头。

“太好了!”莫扎特开心的坐了回去。“对了,您来咖啡厅不点咖啡的吗?那我请您一杯吧!”

萨列里有点黑线。他刚想说算了,莫扎特已经把钱递给了服务员。

“刚才那杯咖啡是凉的,您不介意我与您喝同一杯吧?”

“反正你从一开始就是这么喝的。”萨列里无奈的摇了摇头。

【双快银】【灵魂伴侣AU】骨折与弹孔Ⅰ.

高亮!Peter/Pietro划线有意义,也就是a家在下,a家在下,a家在下,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私设Pietro没死只不过昏迷了一阵子
灵魂伴侣设定(这不是瞎编的是我认真百度来的):
每个人默读是时脑海中都会有一个声音,那个声音可能是你自己的也可能是灵魂伴侣的,在这里Peter默读的声音就是Pietro的
等待者的灵魂伴侣死亡,等待者身上的印记就会变黑
等待者与灵魂伴侣进行肢体接触就会连结
在和等待者接触的那一瞬间灵魂伴侣的头发会变色

1.
天启一战后,Peter的腿骨折了。他不得不用正常人的速度来做事,游戏也变得无聊起来,闲暇时只好看看书。

Peter是个携印者。他这样认为,是因为他出生时,手臂上就有一句"You didn't see that coming",并且他在读书时,声音不是自己的,是一个清脆而阳光的年轻男人的声音。想到自己的伴侣和自己同性其实没什么,毕竟自家老爹就不是很明朗自己的取向。但他发现最近,在他骨折期间,那声音微弱了起来,几乎变成了他自己的声音,以及他手臂上的那句话,也在逐渐加深颜色。Peter有些不安。

Peter的腿快好了,石膏已经拆了。虽然依旧用不上超级速度,但是四处溜达也比常人快了点。越是这时候,他便越想念起他的速度。

风和日丽,晴空万里,一个适宜享受病弱假期的日子。而对于健康的人来说,也是个玩出活动的好日子。所以当Peter走在泽维尔大宅中时,十分自然地,一个篮球蹦跳着想要投入他的怀抱。Peter一个走神,球已经近在咫尺。他悲壮的问候了一下上帝。

"God save me."却是一个清脆而阳光的年轻男人的声音又一次在脑海中响起。清晰,明亮,甚至带着一丝喜悦。

Peter定睛,好像速度又回到身上一般,他看见那球正似被按了慢进一样滚动着穿过沉重空气的阻隔。他想要后退,或者低头,可是篮球仿佛变得飞机般大,旋转散出的灰尘如同子弹,想要与风一同擦破他的脸颊。紧接着,便是咣的一声。

"嘿Peter!抱歉,你没事儿吧!"那球是Scott的。

Peter隐约闻到一股血腥味,但他的鼻子根本没出血。他的眉骨与篮球亲密接触的那一刻仿佛把他的灵魂撞离了肉身,"咣"的一声变成了车辆冲向地面和子弹嵌入身体的巨响,然后一阵银蓝色的风又把他带回他的身体。那阵银蓝色的风定格成一个面容英俊的男子,紧接着便是熟悉的声音。

"You didn't see that coming."

Scott的手在Peter眼前晃了晃。"嘿Peter!天哪你不会被砸傻......"

"Scott,"Peter打断了他,"是你说的那句话吗?"

"什么?"

"'You didn't see that coming.'你刚才说的这句话吗?"

"没啊?我刚刚就问你有没有事。上帝啊你别是被砸啥傻了吧,用不用去医务室?"

"没事儿,谢了Scott。大概是吃豆人玩多了出幻觉了。"Peter捡起球,递给Scott。

那球躺在阳光下,却冰凉,像一颗子弹。

幻觉......打吃豆人怎么可能出现这么帅的幻觉呢。

2.
Pietro是被喊醒的。

问题来了,谁会对一个为救下一个孩子儿而不惜身中47颗子弹的英雄如此残忍呢?

所以准确的说,他是被吓醒的。

他重伤昏迷,唯一能感受到的应该只有旺达的心灵链接。可他总能听见什么声音,像是什么覆盖住了什么,还有泥土与扬尘的气味,那是只有战争中才有的味道。紧接着是一声脆响,像是骨头断裂的声音。然后就是一个少年痛苦的呐喊,声音还有些稚嫩。

黑暗的世界里没有时间概念,他神志不清,已不记得是第几次听见那声痛呼。可每一次都好像离他更近,更近近到他简直怀疑那是从他自己脑袋里传出的,近到......

仿佛来自灵魂深处。

这就是为什么他被吓醒了。

他睁开眼,强光袭卷他的眼睛,几丝银发挡住光线牵扯出一个少年的脸庞。随即强光褪去,清醒的意识夺回了大脑的高地。

各种各样的情感一拥而上,喜悦、兴奋、惊讶、思念都如潮水般涌入他的心田,猛地将他从床上推起来。

"啊——————!"

于是在门外不知和复联家长Tony说着什么的Wanda匆匆赶回来,看见了自家哥哥正一脸操蛋的捂着伤处倒在床上嘶嘶往回抽凉气。

而门外Tony的尾音还在空气中盘旋。"Wanda,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Pietro他极有可能是某个人的灵魂伴侣。"

P.S.不得不说一件事......这个长篇的后续只能十个月后再更新......毕业生,你懂的。

【EM】睡意如雨朦胧

人名用的中文可能挺违和的
写的是 华多从纽约回来淋着雨站在屋外问为什么马克没来接他肖恩回答他说马克连续编了36个小时的程需要休息 的那段  给暗搓搓改成了马克坚持去接了他(这人
配合食用BGM:Suffer
一定要配合BGM食用!!!虽然是个黄曲儿但是要的是那意境!!!!!!不要在意歌词这些细节!!!_(ÒqÓ๑ゝ∠)
顺便 @ᶘSherry_ Alesᶅ 我我我敲上来了!印刷体比我的破字好看!!!
——————————————————————————————

一双修长而指节分明的十分白皙的手在键盘上飞速游走,伴随那残影的还有屏幕上出现的成千上万个0和1。一对贵族蓝的瞳孔在0和1之间灵活的穿梭着,睫毛投下的一片阴影在光下颤动。

嗒。

在指甲与最后一个该按下的键子发出一声清脆的撞击之后,它们终于全部停下了。

马克的喉结上下蠕动着,好像要说出什么一般微微张开了嘴。他的闪着智慧的光的眼睛忽然呆滞了一秒钟。

紧接着他就如同一条泥鳅一般滑下了椅子,让自己的屁股结结实实地与大地母亲来了一次深情又热烈的拥抱。

疼痛由神经末梢传到大脑强行掀开了马克的眼皮,使他不得不把脑中已经团成一团的东西再次一缕一缕牵出来。闹铃突然高鸣吓得他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长达三十六个小时的连续工作早使他忘记它为何响起,直至他看见手机上明晃晃的四个大字。

[去接华多]

他迷迷糊糊的想起来华多今天晚上将从纽约回来。他敲了敲坐得发软的双腿,费力地拉下门把手。

“......这么晚了你去哪儿?”身后突然响起肖恩的声音。

“去接华多。他......今天回来。”马克努力发出声音去回答他,然后被雨点敲打柏油马路的声音盖过变成几声嗡鸣。他推开门,任凭肖恩的声音被瓢泼大雨淹没,踉跄地迈出了艰难的第一步。

然后便噗嗤一声摔在了水坑里。

肖恩无奈的摇了摇头。

最终马克挣扎地爬上了一辆出租车。他深知即使这时候是有公交车的,他也在公交车上撑不下全程。

好歹睡一会儿。马克这样想着,闭上了眼睛。

雨夜,机场里刮过的风让华多瑟瑟发抖。他有些失落的裹紧了自己的外套。

“马克.......马克还没到......”华多在雨中跺脚,“希望他来时带把雨伞。”

他看着机场专线涌下一帮又一帮人,出租车开过一辆又一辆,可他始终找不到那头熟悉的卷发。

雨这么大......马克会不会不来了?

马克是在一阵鸣笛声中惊醒的。他眨了眨眼睛环顾四周,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堵车了。

“这儿离机场有多远?”

“小伙子你醒了?啊没多远儿了要不是堵车一会儿就......”

“走过去要多久?”

“啥?”

马克留下了钱,不耐烦地摔下车门。他望着远方的街灯站定,抹了把脸上的雨水,飞奔了起来。

已经.......已经过了和华多定下的时间了。

坚决,不能更晚。

华多盯着手表,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站在旁边的人越来越少,雨越来越大 。

马克不会来了。

他这样想着,走向了面前的公交车。

马克停下了脚步。他看见了,看见了那个满脸写着心灰意冷的男人走向公交车。

他99.99%是以为自己不来了。

马克的喉结上下蠕动着,好像要说出什么一般微微张开了嘴。

最后他隔着滂沱的雨柱,用尽全身的力气,叫出了华多的名字。

“Eduardo.”

他一遍又一遍的叫着,直到那个男人回头看向自己。然后,他缓缓开口。

“I'm here.”

他的闪着智慧的光的眼睛忽然呆滞了一秒钟,紧接着,他便失去了知觉。

马克睡得昏昏沉沉,以至于华多一路颠簸把他扛到公交车上他都没醒。

华多坐在马克旁边,盯着马克的侧颜看。

他棱角分明的脸庞,他湿漉漉的鼻尖,他湿润的红唇......

华多眼前一空,随即感受到肩头的重量。

这次轮到他想说些什么了。

说些什么呢?

什么也别说,只要露出一个英俊又完美的傻笑就好。

肖恩拉开窗帘,看见对面的公交站走来两个酷似华多和马克的身影,还是前者架着后者。

隔着玻璃窗上的雾霭,他只看到水汽氤氲中,马克的头低垂着,而华多将脸凑了上去。

论花生姜是如何变成圆脸正太姜
瞬间产物非常潦草

做了个老万的表情包红红火火恍恍惚惚韩寒会画画
我不行了红红火火
wodema停不下来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我估计我要被挂上金门大桥了
不说了我穿好衣服去窗口蹲会儿看看我能不能飞向金门大桥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