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俄罗斯

Hail Emma Watson

【莫萨】【现代AU】Drops

意识流 ooc 大概就是两个互相觉得对方是聚聚的gay里gay气的作曲家朋友而已
撩一下就跑了 别抱有任何期待
务必配合BGM食用 要的是那意境
@ᶘSherry_ Alesᶅ  @sloth 我尽了我最大的努力去双标
配合食用BGM:Drops



萨列里一条手臂搭在椅子上,另一只涂了黑指甲油的手轻弹着那杯他已凑到嘴边数次却没下多少的咖啡。咖啡的旁边是几张纸。他的眼睛始终不在上述所有的上面——他用力的望向玻璃门的外面,仿佛这样就能望出来那个金色卷发的天才。

迟到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啊。他这样想着。

莫扎特终于撞门跳进来了。他仿佛凭空出现一般,砸在咖啡厅的吧椅上。咖啡杯和萨列里虎躯一震。

“抱歉,大师,我来晚了!”他笑着说,自觉的端起那杯萨列里喝了好几遍的咖啡,然后一口闷。“啊,都凉了啊。”

萨列里有点无语,将桌上的纸推向他。“达蓬特的新词。”

“这真是太棒了!”莫扎特上下扫视了一眼,不过他没有放过多的注意。转眼,他又望向萨列里。

“打算合作吗,大师?”

“......啊?”

“我是说合作啊,大师!您看,两个人一起创作,说不定会有什么新的灵感呢。”

萨列里把手支在桌子上。他在思考。

这是来自莫扎特的邀请。乐界的神童新秀,莫扎特。你一直关注、一直欣赏、一直嫉妒、一直爱慕的莫扎特的邀请。

萨列里抬起头,盯着阳光下莫扎特熠熠生辉的发梢。但那是莫扎特的邀请。耀眼的莫扎特的邀请。

直到那一抹亮光晃得他眼睛生疼,他才移开视线。耀眼的莫扎特。耀眼得足以灼伤他的才华的莫扎特。

莫扎特的脸突然放大几倍,那一对仿佛说着“拜托啦,萨列里”的狗狗眼变得格外清晰。莫扎特的发尾几乎垂到萨列里的脸颊,鼻尖只有咫尺之遥,莫扎特的手也顺势攀附上了萨列里平整的袖口。

“大师。”莫扎特突然变得热情洋溢的笑容映衬着他充满期待的眼神。

萨列里觉得自己可能是失了智,居然轻轻的点了点头。

“太好了!”莫扎特开心的坐了回去。“对了,您来咖啡厅不点咖啡的吗?那我请您一杯吧!”

萨列里有点黑线。他刚想说算了,莫扎特已经把钱递给了服务员。

“刚才那杯咖啡是凉的,您不介意我与您喝同一杯吧?”

“反正你从一开始就是这么喝的。”萨列里无奈的摇了摇头。

【双快银】【灵魂伴侣AU】骨折与弹孔Ⅰ.

高亮!Peter/Pietro划线有意义,也就是a家在下,a家在下,a家在下,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私设Pietro没死只不过昏迷了一阵子
灵魂伴侣设定(这不是瞎编的是我认真百度来的):
每个人默读是时脑海中都会有一个声音,那个声音可能是你自己的也可能是灵魂伴侣的,在这里Peter默读的声音就是Pietro的
等待者的灵魂伴侣死亡,等待者身上的印记就会变黑
等待者与灵魂伴侣进行肢体接触就会连结
在和等待者接触的那一瞬间灵魂伴侣的头发会变色

1.
天启一战后,Peter的腿骨折了。他不得不用正常人的速度来做事,游戏也变得无聊起来,闲暇时只好看看书。

Peter是个携印这者。他这样认为,是因为他出生时,手臂上就有一句"You didn't see that coming",并且他在读书时,声音不是自己的,是一个清脆而阳光的年轻男人的声音。想到自己的伴侣和自己同性其实没什么,毕竟自家老爹就不是很明朗自己的取向。但他发现最近,在他骨折期间,那声音微弱了起来,几乎变成了他自己的声音,以及他手臂上的那句话,也在逐渐加深颜色。Peter有些不安。

Peter的腿快好了,石膏已经拆了。虽然依旧用不上超级速度,但是四处溜达也比常人快了点。越是这时候,他便越想念起他的速度。

风和日丽,晴空万里,一个适宜享受病弱假期的日子。而对于健康的人来说,也是个玩出活动的好日子。所以当Peter走在泽维尔大宅中时,十分自然地,一个篮球蹦跳着想要投入他的怀抱。Peter一个走神,球已经近在咫尺。他悲壮的问候了一下上帝。

"God save me."却是一个清脆而阳光的年轻男人的声音又一次在脑海中响起。清晰,明亮,甚至带着一丝喜悦。

Peter定睛,好像速度又回到身上一般,他看见那球正似被按了慢进一样滚动着穿过沉重空气的阻隔。他想要后退,或者低头,可是篮球仿佛变得飞机般大,旋转散出的灰尘如同子弹,想要与风一同擦破他的脸颊。紧接着,便是咣的一声。

"嘿Peter!抱歉,你没事儿吧!"那球是Scott的。

Peter隐约闻到一股血腥味,但他的鼻子根本没出血。他的眉骨与篮球亲密接触的那一刻仿佛把他的灵魂撞离了肉身,"咣"的一声变成了车辆冲向地面和子弹嵌入身体的巨响,然后一阵银蓝色的风又把他带回他的身体。那阵银蓝色的风定格成一个面容英俊的男子,紧接着便是熟悉的声音。

"You didn't see that coming."

Scott的手在Peter眼前晃了晃。"嘿Peter!天哪你不会被砸傻......"

"Scott,"Peter打断了他,"是你说的那句话吗?"

"什么?"

"'You didn't see that coming.'你刚才说的这句话吗?"

"没啊?我刚刚就问你有没有事。上帝啊你别是被砸啥傻了吧,用不用去医务室?"

"没事儿,谢了Scott。大概是吃豆人玩多了出幻觉了。"Peter捡起球,递给Scott。

那球躺在阳光下,却冰凉,像一颗子弹。

幻觉......打吃豆人怎么可能出现这么帅的幻觉呢。

2.
Pietro是被喊醒的。

问题来了,谁会对一个为救下一个孩子儿而不惜身中47颗子弹的英雄如此残忍呢?

所以准确的说,他是被吓醒的。

他重伤昏迷,唯一能感受到的应该只有旺达的心灵链接。可他总能听见什么声音,像是什么覆盖住了什么,还有泥土与扬尘的气味,那是只有战争中才有的味道。紧接着是一声脆响,像是骨头断裂的声音。然后就是一个少年痛苦的呐喊,声音还有些稚嫩。

黑暗的世界里没有时间概念,他神志不清,已不记得是第几次听见那声痛呼。可每一次都好像离他更近,更近近到他简直怀疑那是从他自己脑袋里传出的,近到......

仿佛来自灵魂深处。

这就是为什么他被吓醒了。

他睁开眼,强光袭卷他的眼睛,几丝银发挡住光线牵扯出一个少年的脸庞。随即强光褪去,清醒的意识夺回了大脑的高地。

各种各样的情感一拥而上,喜悦、兴奋、惊讶、思念都如潮水般涌入他的心田,猛地将他从床上推起来。

"啊——————!"

于是在门外不知和复联家长Tony说着什么的Wanda匆匆赶回来,看见了自家哥哥正一脸操蛋的捂着伤处倒在床上嘶嘶往回抽凉气。

而门外Tony的尾音还在空气中盘旋。"Wanda,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Pietro他极有可能是某个人的灵魂伴侣。"



P.S.不得不说一件事......这个长篇的后续只能十个月后再更新......毕业生,你懂的。

在线等急,这个tag分攻受吗

emmmmmmmm...........这个tag叫双快银但是没有任何说明究竟这个tag的名称是哪一方为攻是嗎
我尽量用客观的眼光 所以我的理解为 哪一方为攻都可以发到这个tag上来
因为"双快银"只是把俩人捏到了一起没有提及任何攻受
但是tag里所有文都是Peter在下......对于站Pietro在下的我来说(我不确定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是站Pietro在下)
我不清楚如果我在这儿发了Pietro在下的文(并且它可能是个长篇)会不会被雷
所以有没有小天使来给个答案啊.......emmmmm........要是会被雷的话我自己单打个tag.......没人回答不敢发文......
顺便我弱弱的问一句 有人吃Pietro在下的么............

【EM】睡意如雨朦胧

人名用的中文可能挺违和的
写的是 华多从纽约回来淋着雨站在屋外问为什么马克没来接他肖恩回答他说马克连续编了36个小时的程需要休息 的那段  给暗搓搓改成了马克坚持去接了他(这人
配合食用BGM:Suffer
一定要配合BGM食用!!!虽然是个黄曲儿但是要的是那意境!!!!!!不要在意歌词这些细节!!!_(ÒqÓ๑ゝ∠)
顺便 @ᶘSherry_ Alesᶅ 我我我敲上来了!印刷体比我的破字好看!!!
——————————————————————————————

一双修长而指节分明的十分白皙的手在键盘上飞速游走,伴随那残影的还有屏幕上出现的成千上万个0和1。一对贵族蓝的瞳孔在0和1之间灵活的穿梭着,睫毛投下的一片阴影在光下颤动。

嗒。

在指甲与最后一个该按下的键子发出一声清脆的撞击之后,它们终于全部停下了。

马克的喉结上下蠕动着,好像要说出什么一般微微张开了嘴。他的闪着智慧的光的眼睛忽然呆滞了一秒钟。

紧接着他就如同一条泥鳅一般滑下了椅子,让自己的屁股结结实实地与大地母亲来了一次深情又热烈的拥抱。

疼痛由神经末梢传到大脑强行掀开了马克的眼皮,使他不得不把脑中已经团成一团的东西再次一缕一缕牵出来。闹铃突然高鸣吓得他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长达三十六个小时的连续工作早使他忘记它为何响起,直至他看见手机上明晃晃的四个大字。

[去接华多]

他迷迷糊糊的想起来华多今天晚上将从纽约回来。他敲了敲坐得发软的双腿,费力地拉下门把手。

“......这么晚了你去哪儿?”身后突然响起肖恩的声音。

“去接华多。他......今天回来。”马克努力发出声音去回答他,然后被雨点敲打柏油马路的声音盖过变成几声嗡鸣。他推开门,任凭肖恩的声音被瓢泼大雨淹没,踉跄地迈出了艰难的第一步。

然后便噗嗤一声摔在了水坑里。

肖恩无奈的摇了摇头。

最终马克挣扎地爬上了一辆出租车。他深知即使这时候是有公交车的,他也在公交车上撑不下全程。

好歹睡一会儿。马克这样想着,闭上了眼睛。


雨夜,机场里刮过的风让华多瑟瑟发抖。他有些失落的裹紧了自己的外套。

“马克.......马克还没到......”华多在雨中跺脚,“希望他来时带把雨伞。”

他看着机场专线涌下一帮又一帮人,出租车开过一辆又一辆,可他始终找不到那头熟悉的卷发。

雨这么大......马克会不会不来了?

马克是在一阵鸣笛声中惊醒的。他眨了眨眼睛环顾四周,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堵车了。

“这儿离机场有多远?”

“小伙子你醒了?啊没多远儿了要不是堵车一会儿就......”

“走过去要多久?”

“啥?”

马克留下了钱,不耐烦地摔下车门。他望着远方的街灯站定,抹了把脸上的雨水,飞奔了起来。

已经.......已经过了和华多定下的时间了。

坚决,不能更晚。

华多盯着手表,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站在旁边的人越来越少,雨越来越大

马克不会来了。

他这样想着,走向了面前的公交车。

马克停下了脚步。他看见了,看见了那个满脸写着心灰意冷的男人走向公交车。

他99.99%是以为自己不来了。

马克的喉结上下蠕动着,好像要说出什么一般微微张开了嘴。

最后他隔着滂沱的雨柱,用尽全身的力气,叫出了华多的名字。

“Eduardo.”

他一遍又一遍的叫着,直到那个男人回头看向自己。然后,他缓缓开口。

“I'm here.”

他的闪着智慧的光的眼睛忽然呆滞了一秒钟,紧接着,他便失去了知觉。

马克睡得昏昏沉沉,以至于华多一路颠簸把他扛到公交车上他都没醒。

华多坐在马克旁边,盯着马克的侧颜看。

他棱角分明的脸庞,他湿漉漉的鼻尖,他湿润的红唇......

华多眼前一空,随即感受到肩头的重量。

这次轮到他想说些什么了。

说些什么呢?

什么也别说,只要露出一个英俊又完美的傻笑就好。

肖恩拉开窗帘,看见对面的公交站走来两个酷似华多和马克的身影,还是前者架着后者。

隔着玻璃窗上的雾霭,他只看到水汽氤氲中,马克的头低垂着,而华多将脸凑了上去。

论花生姜是如何变成圆脸正太姜
瞬间产物非常潦草

做了个老万的表情包红红火火恍恍惚惚韩寒会画画
我不行了红红火火
wodema停不下来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我估计我要被挂上金门大桥了
不说了我穿好衣服去窗口蹲会儿看看我能不能飞向金门大桥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