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俄罗斯

Hail Emma Watson

请配合BGM:Suffer一起食用。虽然一点都不Suffer,但Suffer那首歌的意境真的好棒。

[双快银][灵魂伴侣AU]骨折与弹孔Ⅶ

a家在下,a家在下,a家在下,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灵魂伴侣设定见Ⅰ

前文请戳     

人物的时间线混乱,但是我好喜欢那么多可爱的小少年聚在一起互相扒一扒的温暖日常(捶地

我放假了,我猛虎下山了,我要大声尖叫我没有坑(泪流满面

——————————————————————————

“认真的?彼得?”李千欢几乎要钻进电视中,指着新闻中的那行字,“‘市中心x街道x餐厅发生恐怖袭击爆炸案,被困人员被未知变种英雄救出’,看这个!是你还是那个大一点的快银?是你,绝对是你。”她看着彼得用快进过的速度跑过来抢走她手里的遥控器并关掉了电视,“这个形态,这个特效,一看就是你。”

斯科特走进了休息室。“没想到你恢复速度也这么快。我记得前阵子我砸到你的时候你还伤筋动骨100天呢。”他又一次把手里的球抛向彼得,彼得单手接住,转了两圈,托在掌心上。“重击影响到你的判断力了吗?我是说......你得低调点,老兄。教授认为还不是时候。”

“不是什么时候?”

“‘崭露头角’。你懂的,彼得。出现在公众视野。”

“我很抱歉。”彼得低下头,眨了眨眼睛,抿了一下嘴。

“顺便一说,彼得,你是不是去染头发了?还是你这两天忘染头发了?”

“.......呃.......”彼得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向下拉了拉袖子。“这就说来话长了(It' a long story)。你想听吗?”

路过门口的约翰一脸诧异地望过来。“彼得居然有故事(story)?”他转向走廊,“嘿!鲍比!来听彼得讲故事吗?”



皮特罗缓缓地睁开眼睛,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无聊得要人命的、不白不蓝的病房的天花板。他坐起身,环顾四周,没有旺达,没有赵博士,也没有彼得。

他有点失望的揉了揉头发,皱起眉头,开始回忆自己是怎么到这儿的。

早上起床;跟彼得斗嘴;出门转悠;找了一家快餐店开始胡吃海喝;继续和彼得斗嘴,好像说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但是他想不起来了;然后隔壁饭店爆炸了,崩了一堆碎玻璃片、咖啡杯和椅子进来,其中一个砸到了他的后脑勺上;彼得一脸荡漾的笑突然消失了;然后眼睛一闭一睁,他就醒在了这张床上。

他翻下床,开了倍速就冲到复仇者大厅,迎面撞上走廊里的赵博士。

“嘿,皮特罗!你又醒了?”她加重了那个“又”字,“啊!对了。还有两个消息要告诉你,一个好的一个坏的。你想先听哪个?”

“好消息是?”

“得益于你那倍速的痊愈能力,你终于可以正常使用你的变种能力了。”

“那坏消息呢?”

“彼得被送回去了,或者说,他赶在复仇者碍于面子的尴尬开口前,主动回去了。”



生活就是这么操蛋:比如说涂满果酱的面包掉到地上一定是果酱那面朝下;超市排队无论如何两侧的队伍都比你的快;开车加塞后原来那行突然加速——

或者是给你这辈子都不大可能见到的灵魂伴侣一次见面的机会,再让你们两个以荒谬的方式联结来增进你们的感情,然后再把他送回那个你这辈子都不大可能知道的地方。

“我的上帝啊,我做梦都没想到彼得是个携印者!”约翰抓住了自己的头发,鲍比皱起眉,用胳膊肘轻轻捅了他一下。“真的,鲍比,你想想看!什么人能成为他的灵魂伴侣?另一个快银!那样更奇怪了!”

“让我把你居然还会做关于彼得的梦的可能性算在内。”鲍比挑起了一边眉毛。

“说到底你还是染发了,另一种形式的染发。”斯科特咧嘴笑了笑,伸出手去捋彼得的头发,被无情地拍掉。

彼得无语地瞟了一眼沙发角落里的李千欢和奥罗罗,后二者看向他的眼神发生了质的变化。“我应该是高兴终于有人镇得住彼得了呢,还是应该伤心学院里为数不多的仰慕你的可爱少女呢?”

“首先我得声明一点,没人镇得住我,我也不需要人镇;其次,我怎么不知道哪个可爱少女正在仰慕我?”彼得开启了他的倍速发言,远在天边的埃里克·兰谢尔和雷米·勒博先后打了一个喷嚏。

“怪不得彼得突然去报名了斯塔克工业的实习......我一直以为他对那些东西没什么兴趣的。”库尔特小声说道,“实习期这么快就结束了?”

彼得有点尴尬地停止了喋喋不休,所有动作停在空气中。

小恶魔,你读不懂空气说话吗。*



我早该想到的。皮特罗懊恼地捂住脸。按斯塔克的规矩,那小子第一天就该被送回去了!按他们那么想,把伤员拐出去,又没能保证伤员的安全!屁都不放就送回去算是给我面子!


彼得听见脑中传来的声音,虎躯一震。“教授?是你吗?”不,不对,想是皮特罗的声音。他所有时候的默读的声音!他不会听错的!

让我想想,这叫什么——感联,对吧?彼得在心里大声想着。对,皮特罗!我听到你在想什么了!


皮特罗好歹是个稳重的成年人了,他可不会听到脑子里另外一个声音后抖三抖,他只会吓得坐到地上。


我是自己回来的,当然了,为了给你面子。我未来的男朋友跟我嘻嘻哈哈了三天居然不想着存一下我的电话号码关注一下我的推特主页,我有点伤心。彼得继续想道。

多了解一下灵魂伴侣的相关知识吧,皮特罗。他仰头挑衅般的笑了笑。



泽维尔学院的青年众看着彼得说话说一半突然开始和空气相亲相爱斗智斗勇,开始反思是不是他们平时太烦把彼得逼疯了。

——————————————————————————

*来源于日剧《我是大哥大》名场景:“明美!你说话不会看场合吗!场合!”直译为“明美!你读不懂空气说话吗!空气!”

[双快银][灵魂伴侣AU]骨折与弹孔Ⅵ

a家在下!!!a家在下!!!a家在下!!!!!!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ooc预警,幼儿园文笔,逻辑极其不清

———————————————————————


“所以说......你是高中生吗?还是大学?”皮特罗翘起一条腿,喝了一大口可乐。

“应该算是高中生吧?兼职社会义警?”彼得一边嚼着汉堡一边说着,摇了摇头。

“X战警?说真的,你才多大啊?你们所有的变种人高中生都是这样吗?”皮特罗挑起了一边眉毛,撕开了番茄酱的包装袋,挤进自己嘴里。

“也不是全部都这样,不过那可是变种人机密,不会......嘿,嘿!别这样吃!薯条怎么办!”彼得伸手,想要抢过番茄酱,却撞到了皮特罗的手臂。

“说话客气点,坐在你对面的可是你的金主。”皮特罗手一抖,一滴番茄酱挤到了唇边。

“你说话也客气点,坐在你对面的说不定是你未来的男朋友。”彼得撅了一下嘴,抬手抹掉皮特罗嘴边的酱。

然后他感觉他的手指触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那东西,大概像是,皮特罗的舌头。


皮特罗的眼神没什么变化——他甚至连动都没动,只是收回了舌头——大概是吓懵了。


太尴尬了。他这样想着,一只手支着额头,另一只手轻轻移开了彼得的手。


这小鬼......怎么对这种事情这么有规划啊?


彼得看着他低下了头,吃吃地笑起来。“我们可是灵魂伴侣诶!”

皮特罗改用手支着下巴,有点无奈的点了点头。“但是......”

“但是什么?”彼得凑近了桌子,“皮特罗,灵魂伴侣只有爱情这一条路是最好走的啊。”


皮特罗突然语塞了。长这么大,他脑子里就这儿是一片空白。他想,他还是个高中生,而他已经胡子拉碴得像个大叔了;他想,他们已经联结了,断开联结据说会很痛;他想,他的过去,尘土、导弹、血腥气和实验室外望不到头的雪原,他和旺达依偎着互相安慰时想起的蛋糕——

他应该如何回应那孩子不久后到来的感情呢?或者说,他有能力回应吗?

伴侣不是玩伴这么简单,更何况他们特殊的身份......

皮特罗打断了自己的想法。他不想继续想了,他也想不出来了。

他舒了一口气,垂下了眼睑。“彼得,我不知道,我曾经没有过......”

“嗯哼?”

“你懂我意思吧?我是说,我担心的是,其实根本不是我们想的那......”


“嘘。”彼得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唇上,然后放下手,咧嘴笑了一下。“那些都没关系。”


“我们可是上天的安排。试验、改造和硝烟战火,它们不会给你浪漫的时间,可是它们不会纠缠你一辈子的。”


“能纠缠你一辈子的可是我,你的灵魂伴侣,跟你一样快银的快银。”彼得眨了眨眼睛,向后仰去,叉起手放到脑后,银色的头发穿梭在阳光与窗棂的缝隙。空气被镀上一层金辉,连灰尘都蒸腾起柔软的味道。


皮特罗眼睛花了一下,然后听见有什么东西“轰”的一声在他的脑海中炸开了,带着少年幼稚声线的余音和银色的身影左右徘徊。


真是着了这小鬼的道啊。

皮特罗这样想着,然后后脑一阵钝痛,眼前一黑,翻下了椅子。


非常感谢你们这些日子的小红心!!!!!!

那什么,那什么,有件事情......
因为这儿马上就要开学了,需要八月份的一周左右来预习新课和准备军训,在此期间不会断网但是可能更新的频率会下降一些........我s'!%@%' jdhaj(疯狂跪地磕头
然后八月将近二十号左右会开始军训一周,那时候会憋字数,完结也差不多就在那时候......
但是不会坑,您可以放心!!!不会坑的!!!
我的文笔其实配不上大大这个称呼,所以想要多看书来提升,可是三次生活很丰富,我能力有限,暂时还没办法找到三次与二次之间的平衡,写文和看书只能二选其一,只要多看书就可以得到更大的提升,但是看书需要耐心坚持与积累,短时间无法完成,结果又怕太久不更会让粉了我的天使们失望(螺旋升天
非常谢谢您们这些因为双快银那篇文关注了我的天使!!!实在是非常抱歉!!!!!!

重点来了!!!天使们可以在这条下面评论想要的接下来的剧情走向,在我能力范围内我会添加进去的!!!(180°鞠躬

谢谢您能看完我这段废话(跪地哭泣)有什么想法可以直接说出来,我会尽力去改正,然后呈现出更好的作品的(跪碎地板哭泣)
怕污染了tag所以就不打tag了,希望天使们可以看到吧(倒地不起

【双快银】【灵魂伴侣AU】骨折与弹孔

前文戳链接:              

设定戳Ⅰ!重度欧欧希,谢谢你能看完

预警:A家在下!A家在下!A家在下!(虽然这章又把皮戳写攻了(以及我连Twinkies是什么都不知道,大概是逆转未来里小天使啃的那玩意儿吧
灵魂伴侣不能读心但是可以共情!文中皮戳如何猜出来的,我的设想是皮戳感受到了彼得的欲言又止和对这个问题的在意而猜出来的
本章我是一边吃着蜂巢蜜,一边听着Cruisin敲出来的,建议配合Cruisin和蜂巢蜜一起食用
我吹爆Cruisin这首锅,所以想要尝试营造出歌里面可以听出来的那种,”夜晚时未拉的窗帘与半敞的窗户下点着橘黄色的灯,有风穿过你的发丝拂过我的耳畔“,这样的能使人感觉又凉又暖的气氛,但我终究没有做到orz
对不起,我的破文笔写不出二位天使万分之一的美好
————————————————————————

“这是什么?”皮特罗拎起彼得面前的本子,随意翻了两下。

“嘿!这是我的作业啊。”彼得一把抢过本子,又坐回了座位上。“你忘了我只是个实习的学生?”他向上捋了一把头发,偏头看着皮特罗。

“那我这算什么?雇佣童工吗?”皮特罗坐在他对面的床上,盘起腿,向窗外看了一眼又收回了视线,拆开了被彼得放在书桌上的Twinkies。

“——嘿!”彼得皱起眉,手按住剩下的一小盒,放到了离自己更近一些的位置。

“抱歉,习惯了。”皮特罗悻悻地收回了想要再拿一根的手。“顺便,你品味真不错。”

“谢谢夸奖,老兄。”彼得刚刚笑了一下,突然顿住了,他停下笔,转头,有些局促不安地看着皮特罗。“皮特罗......我是说,我......”他嘴巴张开,像是要说什么,然后又闭上,紧接着又张开。

“嗯哼?”

“......你想说什么?”皮特罗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

“......”

“啊......我想我知道了。”皮特罗蓝色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像湖水波纹一样不易察觉的尴尬。“你放心吧,我会做个称职的灵魂伴侣的。”

“等等,你是怎么......”

“谁让咱们两个是灵魂伴侣呢。”皮特罗放下腿,弯下身子,双肘支在大腿上,心照不宣地移开了视线。“欸,对了,你那个作业本,我刚刚看没有字啊。”

彼得站起身,怀里揣着刚才的那盒Twenkies,转身用他招牌的娃娃脸减龄笑容缓缓地把皮特罗向门口的方向逼去。“别这么说,我在思考。学生也很辛苦的,你知道吗?并且,这个时候,伤员要睡觉了。”彼得半推半走把皮特罗推出了门外,回身锁上了房门,又把那盒Twenkies塞进皮特罗的怀里。“需不需要我来铺被子暖床接刷牙水?”

皮特罗皱了皱眉,“呃......其实都不用。”

“那你还让我留下来?“彼得有些惊异。

“说实话,让你留下来是为了打发时间的。”


旺达在走廊的另一端,努力听清他们两个的对话。

“毕竟旺达她........xxxxxx..........实在是很无聊........xxxxxx..........所以留下来一个人就不会.......”

“可是.......和AI说话啊。”

“Jarvise?他三句不离......xxxxxx也是一样,斯塔克的作风嘛,他造的都围着他转。”

“(听起来有些失落)原来是这样啊。(笑声)”

“(笑)不然你以为什么?.............啊,我知道了。(拍肩声)别担心,反正........xxxxx..........培养感情只是时间问题嘛,Pete.”

彼得回到房间,悄悄撕掉作业本上画着皮特罗侧影的那张纸。


第二天皮特罗就被旺达放出去了。

小姑子还不太想变成小姑子产生的微妙的第六感。快银与快银不是两个快银,而是快银的快银次方。旺达为快银们的语速揉了揉脑袋。


“......First date ,gentlemen?"来探班的克林特看见床上堆成一座小山的Twinkies与软糖和床边几双新的阿迪达斯运动鞋,面无表情地进了屋。

“要不是看见你脸上的褶子,我肯定以为这话是那个铁人说的,老年人。”皮特罗随手拿起一包软糖扔了过去(彼得:“嘿,你不要错手扔出去我的Twinkies!”克林特:“放心小男孩,他没有。”)。“你居然会开斯塔克式玩笑?”

克林特单手接住,“Well,”他耸了耸肩,“你没料到这招吧。”他靠墙站着,手指在空中点了两下。“这么说......你俩现在是一对儿?”

“是啊!”

“不是!”

克林特看着两个快银一个点头一个摇头,瞪大了眼睛。

“毕竟我们现在是灵魂伴侣......”

“我们只是客观上进行联结......”

克林特不仅瞪大了眼睛,还皱起了眉头。

“呃......只能说我们以后会是的。”

终于齐了一遍。强迫症鹰眼克林特挑起了一根眉毛,有些尴尬地走出了房间。“......那我不打扰二位培养感情了。”

—————————————————————————————

大家好,我是鹰眼,今天我化身丘比特,见证了一对新人的恋情开始

大家好,我是绯红女巫,今天我发现灵魂伴侣竟然可以如此简单粗暴

无题

用力想象BGM是Lady Gaga的Just another day,皮特罗和彼得带上口罩和墨镜,开启快银时间,在美食街上比赛谁先扫荡完整条街,然后拎着大包小裹的食物堆在早早在对面街上的咖啡厅里等着的旺达面前,下巴磕在如山的小吃纸袋上,一起嬉皮笑脸地呲牙笑,“尝一下嘛,sis.这个超好吃的!”
用力想象BGM是Brika的Overtime,皮特罗和彼得上课较劲下课赛跑,每天皮特罗都会喝掉彼得那份咖啡,然后在彼得皱起眉头追赶着想偷走他的钱包时拐进自己的房间锁上门,回头手里的马克杯碎了一地,“嗨bro,你私藏的软糖简直好吃爆炸!谢谢款待!”
我写不出他们的一万分之一的美好。😭

关于双快银如果性转(极短!!!

彼得看了看皮特罗解下束胸带后的胸部,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相较起来几乎趋于平坦的胸前,忍住了想把手伸过去的冲动。
她闪到皮特罗身旁,盯着她的胸,小心翼翼地问:
“你......有D杯吗?”
回答是皮特罗对自己的和她的胸的一阵凝视。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应该有?反正Wanda的那些衣服我都穿不下。”皮特罗把背心用力向上提了提,“早知道当初不锻炼胸肌了.......”
彼得假装玩自己新的长发,努力不看向她。
“啊......怪不得你这么问。”皮特罗坏笑了一声。
彼得小声嘁了一声,别过头去:“都是刚刚变成这样,当然会心里不平衡......唔!”
只见皮特罗用力地榄过彼得的脖颈,带着她向门外走去。“行啊彼得,生理变成女人心理也变成女人啦?你要是变回来了还这么娘唧唧的我就是天底下最man的快银咯。”
彼得被她带了一个趔趄,身子向前倾,左半张脸被皮特罗用力榄过按在了她的胸上,手因为重心不稳而不知何时挂上了皮特罗的腰。
彼得努力地想站好,并不断用手盖住自己的脸红。
——妈的,我快要控制不住我的麒麟臂了。
——就摸一下,皮特罗会不会把我绕着学院追上三百圈?

冰上的速跑者【短,一发完]

皮特罗在空中转了一个圈,黑色紧身衣的衣角随着转身的弧度飞起,灯光在衣服上点缀的水钻里层叠出五彩斑斓的光芒。

他落回冰面,弯屈左膝,又腿向右侧伸直,在迅速的滑行中利落地转身,碎屑状的冰在他脚下飞舞出半圆形的弧线。

皮特罗收回脚,停在了彼得面前:“看到了吗?长腿的优势。”说着,他冲远处对他指指点的几个女人眨了下眼睛。

彼得略感不满地朝皮特罗望去的方向看了一眼。“我倒是没料到你会滑冰。”彼得上下打量了一番穿着黑色紧身衣裤的皮特罗,又打量了一下自己。

本来就没身段,又长了一张娃娃脸。彼得有些丧气地掐了掐自己的腰。

“行了彼得,其实我可以教n——”

皮特罗话刚说一半,眼前便没了人影。

彼得悄无声息地开启了快银时间绕到他的身后,用他刚刚的姿势转了一圈,转身脚尖危险地碰到皮特罗的脚踝。

皮特罗回头,彼得已经站定,胸膛贴着他的肩膀,右手从他的腹部前榄住他的腰。

“你没料到其实我也会吧?”彼得笑的人畜无害,甚至挤出了酒窝来体现他的天真无邪。

在屡次被冰场管理人员因为“速度太快会影响其他学员”“不允许牵手滑冰”“不允许嬉戏打闹”等理由进行教育之后,整个冰面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为什么?难道不应该是他们两个被赶出去吗?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其他所有人都在场外围观。第二个问题的答案是,他们两个技术太高超。

随着音乐又一次的提高音调,场外的群众又一次吸了一口气,伴随着相机镜头拉进的声音——

皮特罗行进的速度逐渐慢了下来,他弓起背,眨了几下眼睛,聚精会神地盯着面前的一点。

彼得在空中转了一周,落到皮特罗面前。

皮特罗盯着彼得在空中旋转的银色发梢、略显年幼的侧颜和闭眼时睫毛在灯下细微的颤抖,呼吸滞了一拍,仿佛被石化一般,甚至忘记去伸手接住他。

彼得睁开眼睛,落到皮特罗的危险距离内,丝毫不反抗惯性带来的重心不稳,伸出手抱住皮特罗,向前扑去。

“其实腿没有你那么长,也有优势。”

彼得在皮特罗的后背与冰面亲密接触之前,偏头让他的嘴唇亲密接触了自己的嘴唇。

【双快银】【灵魂伴侣AU】骨折与弹孔ⅳ.

预警:A家在下!A家在下!A家在下!虽然这章写得像皮戳攻,但是真的是a家在下啊orz

前文请戳:         

重度欧欧希,磨蹭这么久刚握个手是我的锅orz

见家长现场!至于他们两个怎么联结的,百度告诉我灵魂伴侣的坑爹设定是有肌肤接触就会联结,肌肤接触见第一章的握手

本章见家长现场!私心觉得a家快银开启快银时间时的BGM应该是Overtime

过激言论:病弱皮特罗系好文明

————————————————————————————————

“天启?X战警?”皮特罗躺在床上,手指飞快地划过面前的屏幕,“我这是躺了多久啊?!”

“也不算久,他们打完你正好醒了。”旺达低头,一边用手指缠绕着自己的发梢,一边不时抬头扫一眼皮特罗手中的平板电脑。

“啧啧,啧啧啧......”皮特罗对着屏幕咂舌,“我都不知道该庆幸我当时没醒着还是该失望这场战役里没有我了。”他突然停住了不断向下滑的手,指向了一个视频。

视频中是一个银色的身影在一片圆形的磁场旁不断闪动着,偶尔停下来,冲撞着那片磁场。

皮特罗坐起来,把电脑伸到旺达的面前。“旺达!你看这个!”他用指关节敲打着屏幕,“我梦游了?!”

旺达瞥了一眼屏幕,“那不是你,Bro.那是另一位快银。Younger Quicksilver.泽维尔学院的彼得•马克西莫夫,和你有一样的能力。”

“这样啊。”皮特罗又躺了回去,有些惋惜地念叨着“长江后浪推前浪年纪大的快银被拍在沙滩上”一类的话,百无聊赖地刷新着数据。

皮特罗突然睁大了眼睛,手指停在半空,呼吸甚至变慢了。他的目光紧紧地锁在屏幕上的一点,与此同时,电脑播放出了一声似乎是骨骼断裂的声音,紧接着是一声少年的痛呼。

“Sis......”皮特罗缓慢地拉住旺达的衣角,“......这是我撞到的那男孩吧?”

旺达低下头,目光却落在了皮特罗的头顶:“Bro,我觉得那些都不太重要了。”她关掉了那些网站,打开了电脑上的相机,“你现在已经是他的灵魂伴侣了。”

站在门口的彼得迅速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因为他清楚地看到,皮特罗的头发正在从发根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黑色变成银灰色,直到米色的发梢也全部变成如同他的发色一样。

他惊恐地看向不远处的镜子,发现自己的发根变成了黑色。

他本来想悄悄地用自己的速度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走,没人看到,完美。背景音乐Time in the bottle响起,戴好护目镜,彼得刚刚开启了自己的快镜头和其他人的慢镜头,就看见那个坐在床上年纪稍大一点的快银,同样开了快镜头,歪头挑眉,面带一个好奇的微笑,看了他一眼。

“......Ah.”

糟糕,他忘了他的另一半也是快银了。

让我们就先暂停在这个尴尬的场面,来了解一下彼得是如何走进戒备森严的史塔克大楼见家长的。

剪辑师,麻烦镜头回到彼得随教授走进主脑时。

“教授,这话是什么意思?”彼得不解地问。

查尔斯戴上主脑的头盔,顿时室内展现出一片红色的人海。“彼得,我想你也听说了奥创与复仇者,对吧?在奥创来袭时,皮特罗•马克西莫夫,这位复仇者的快银,为了救下鹰眼和一个孩子而身中47颗子弹。当然,这都是从你的’幻觉‘里读到的。我想他现在很有可能生命垂危,所以最好察看一下他的情况......”

“不,我想,他现在可能正在康复中。”

“......什么?”

摄影师,麻烦切换一下视角,对就是皮特罗这里。

热。

皮特罗在旺达的威逼利诱下开始了他的午睡大业,当然,是在混沌魔法的帮助下。

事实则是这种鬼天的中午顶着日头在窗边的床上睡觉即使有混沌魔法催眠也绝对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尤其对于皮特罗这种身上里三层外三层地缠了纱布的病号。

虽然皮特罗仅仅是觉得热而已,但是外人就不一定怎么觉得了。

如果真的有上帝的话,他现在看到的应该是这样的一副景象:

一个面容英俊的青年男人躺在床上,紧闭着眼睛,眉头微蹙,嘴微张着,几滴汗珠滑过他高挺的鼻梁,病号服的扣子只系了一半,松垮地套在他的肩上,纱布下坚实的胸膛正急促地起伏着,向下能隐约看到腹肌的轮廓,缠着纱布的那只手紧紧地攥着床单......

......怎么看都有点那啥。

查尔斯这位主脑中的“上帝”有些尴尬地望了彼得一眼,又心照不宣地移开了视线。而彼得似乎是看呆了,查尔斯清楚地看见了他的喉结很大幅度地上下移动了一下。

查尔斯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摘下了头盔。“我想你也看到了......话说回来,彼得,你是什么时候遇见他的?”

“在我被篮球砸中脑袋的时候?”

“不,不是说那个。我是说,真正遇见他的时候。”

“应该是,我前些日子在街上走,看到他了。然后我闯了个红灯......”“算了,你还是别说了。”查尔斯停下,一只手搭在彼得的太阳穴上。

“所以......查尔斯教授就让你闯到这儿来?”娜塔莎翘起二郎腿,叉起手,皱着眉头,颇有些不耐烦地看着面前鼓起脸颊的男孩。“我认为泽维尔教授并不是这样的人。”

在彼得的面前是一张椭圆形的桌子,复仇者们都已经落座,其中包括旺达,不包括皮特罗。彼得正坐在桌子的最尖端,他抬眼扫视了一圈复仇者们的表情,瘪了瘪嘴——

这架势,我好像要被审讯后处以极刑。

年长一些的快银正靠在桌旁的柱子上,手里拿着一包软糖,一颗一颗地往嘴里送着,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来是想看戏还是想救人。

彼得盯着他手里的软糖看了一会儿,舔了一下嘴唇。

“当然不是!教授只是在组织史塔克工业的实习活动时,把我的名字加了进去。”彼得低下头,盯着自己交叉在一起的手指。

“Well,彼得,你名字让我想起之前也有一个叫彼得的实(zhi)习(zhu)生(xia)不过他比你听话,我得说——你这样的行为,我现在有充分的理由把你辞退。”托尼也同样叉起手臂,仰躺在椅子上,弹了两下,“哈皮告诉你应该进什么地方和不应该进什么地方了吧?”

彼得有些沉痛地点点头。

忽然他看到托尼的肢体语言突然停下了,空气中的音节被瞬间分解成短促的几声嗡鸣。他向皮特罗的方向看去,却发现柱子旁早已不见了人影。

他抬头,皮特罗正站在自己身旁,湛蓝的眼睛盈满了笑意,敞着怀的黑色运动衣下摆轻轻扫过彼得的脸颊。他拍了拍彼得的肩膀,把剩下的半袋软糖塞进彼得交叉着的手指后面。

“You didn't see that coming?”

他听见皮特罗的声音清脆得几乎能够溢出阳光,清晰分明的音节因为笑意而轻轻颤抖,乘着风飘进他的耳中。

他低头扫了一眼手中的软糖,再抬眼,发现托尼又恢复了动作,而皮特罗又斜靠在柱子上,冲他眨了一下眼睛。

他见状,向皮特罗露出了一个天真无邪又略显狡黠的笑容。

这一幕被旺达看在眼里。她忧心忡忡地望向皮特罗,而皮特罗只当没看见,一脸无辜地换了个姿势靠着。

“所以,彼得——”史蒂夫放下了一直支撑着自己颧骨的那只手,用非常美国队长的语气开口:“继续工作的问题,我想我们应该与泽维尔教授取得联系。”

“让他留下来吧。”

“什么?”复仇者们一齐回头,看向角落的皮特罗。

“我是说,让他留下来。怎么了?”皮特罗走了过来,双手支在桌子上。“虽然他违反别的工作的什么规矩......但我觉得他可以做我的陪护。”他看向彼得,得到了彼得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

“Sis,别这个表情啊。你不是也正好缺个人看着我吗?”

结果是,旺达本着伤员最大的思想;史蒂夫坚持民主自由;幻视表示他只是想要支持一下旺达;鹰眼因为被他救过不知道如何表达感激之情;娜塔莎认为毕竟还是两位小男孩并笑了笑;史塔克想了想既然是客观意义上的一对儿那没啥好说的;再加上二位当事人;

——都对皮特罗的想法表示了认同。

当天晚上彼得就拎着行李,搬进了医疗室对面的房间。

他就是我的灵魂伴侣的话,其实也挺不错的。

彼得这样想着,勾起了嘴角。

————————————————————————————————————————

同居了!!!!!!都同居了!!!进展快不快!!!!!快!!!不!!!快!!!

【双快银】【灵魂伴侣AU】骨折与弹孔ⅲ.

预警:A家在下!A家在下!A家在下!

前文请戳:

ⅰ.:http://towwwwwer.lofter.com/post/1e2d104c_10f8f3cf

ⅱ:http://towwwwwer.lofter.com/post/1e2d104c_1209c822

设定在第一篇!

重度ooc,双子捆绑销售时的性格真滴太难拿捏了呜呜呜呜呜呜

关于为什么皮特罗的印是那个......啊,他们不是在梦里,见过嘛【心虚地比比划划

私设叉男和妇联在同一个世界,天启一战在奥创后,在皮戳昏迷的时候发生

——————————————————————————————

斯塔克大楼的医疗室内。

“旺达!你说好不会乱用读心能力的!”皮特罗坐在病床上,正恋恋不舍地脱掉他心爱的运动衣,换上病号服。

“Well,你例外。”旺达转过身,坐在床边。“你吓到我了!你知道那个护士在电话里怎么说的?’我们很抱歉,马克西莫夫小姐......令兄......不过要知道,令兄能撑到这样地步已经十分罕见了,希望您不要太过伤心......‘而且还是哭腔!我回去才发现是你跑出去了!”旺达有些气愤地看着皮特罗。

“啊,我就是顺手把线一拔,我也......”皮特罗有些心虚地看了一眼旁边的机器。他用平时安慰旺达的姿势,手从她耳边的头发一路向下捋,最后停在肩膀,轻轻拍了拍。“我这不是没事么?”

“你肯定有下回。下回你肯定还乱用你的能力。”

“说不定下回我就好了呢。”皮特罗皱起眉头,“砰”一声躺到床头叠得高高的枕头上。“等等,你怎么知道我乱用了......”

旺达站起来,双臂叉在一起,垂眸看着皮特罗充满疑惑的双眼。“好歹我也是读心了,当然多读了一点。”她略感不满地轻轻撅了一下嘴,“你连我都没请过汉堡。”

皮特罗有些无奈地看向窗外,吃吃地笑了几声。“毕竟是撞到了人。”他闭上眼睛,仰起头,用食指关节敲了敲眉心。“那个男孩儿......我看着挺眼熟的。”

旺达笑了一声,放下了叉起的手,又坐回了床边。"Bro,说真的,可能的确不能一直关着你——这么长时间,我估计你看谁都得眼熟。”

皮特罗依旧闭着眼睛,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啊......好像不是。我昏迷的时候做了个梦......应该叫梦吧?总之就是,有个男孩儿,站在一片像是战场的废墟上......”

“然后飞过来一个绿色皮肤怪模怪样的人和他打架并且似乎把他的左腿打骨折了?”旺达猛地凑近,眼里闪出一丝警惕,“是这个梦吗?”

皮特罗的所有动作定格在空中,他挑起一边眉毛,瞪大了眼睛,用兼并紧张和尴尬的眼神打量着旺达。半晌,他缓缓开口:

“......我觉得你还是对我这个例外网开一面吧。”

旺达和他对视了两秒,伸手扒开他的衣服。

皮特罗摆了一个电影Shame里迈克尔法斯宾德秀出他的大咚时的姿势(只不过他遮住了他的),狼狈地站在医疗室里的镜子旁边,一脸悲愤地说:“旺达,即使我是你亲哥,你也不能......"

旺达捂住脸:”重点不在这。”

“重点在,我现在可以确定,你绝对是谁的灵魂伴侣,而那个谁八成是那男孩。”她伸手指向皮特罗的左小腿,皮特罗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了一个淡褐色痕迹的“Ah”。

“幻觉?”查尔斯和善地看着面前平日里活泼好动,今日却颇有些颓唐的学生。“彼得,会不会是头痛导致的?如果是头痛的话,你可以去汉克那里检查,他能给你更准确的治疗。还是......”

”不,不是,教授。我是说,我被篮球砸到了,然后我看见一个人,然后他......“彼得有点语无伦次,手胡乱地比划着。“这不是.....算了,教授。您能看一下我的想法吗?我没法解释,但我想您看一下就知道了。”

查尔斯闭上眼睛,进入彼得的脑海。

他看到了一片灰黄色的废墟,而鼎鼎大名的鹰眼就在面前,怀里抱着一个孩子,似乎下定什么决心一样毅然决然地转过身。

复仇者联盟?索科维亚岛?是在奥创的动乱中?

一股银色与蓝色的风从他的眼前闪过,几声子弹出膛的巨响后,鹰眼缓缓地回头,眼里透着惊恐与不解。

他顺着眼神的方向望去,一个身穿蓝色紧身衣的青年浑身被子弹穿透,正欲倒在地上。他听见这样一句话:

“You didn't see that coming?”

“——啊!”查尔斯抽离了彼得的意识,捂住肋骨的位置,头“咣”的一声磕在桌子上。

“教授?教授!”彼得慌乱地凑上前,扶起了伏在桌上的查尔斯。

“彼得......我记得你是个携印者,对吧?”

彼得莫明其妙地点点头。

“Emmmmm......介意让我看看吗?”

彼得又点点头,挽起了袖子。

“那么.....彼得,你在出现这个幻觉的时候......会伴随其他感觉吗?比如说痛觉?”

“当然会!这就是最糟心的一点!”

印记上的第一句话,清楚地看见了对方的模样,并且传递了感官......

“跟我来,彼得,”查尔斯转动轮椅,朝主脑的方向走去,“我想你最近可能碰到了你的那位灵魂伴侣了。这儿有两个消息,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彼得快步跟了上来:“好消息是?”

“你命中注定的另一半是鼎鼎大名的复仇者快银,皮特罗·马克西莫夫,一位和你有着相同能力的变种人。”

“那坏消息呢?”

查尔斯停下了轮椅,回过头,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彼得。

“坏消息是,你可能需要担心一下他的健康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