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俄罗斯

Hail Emma Watson

【EM】睡意如雨朦胧

人名用的中文可能挺违和的
写的是 华多从纽约回来淋着雨站在屋外问为什么马克没来接他肖恩回答他说马克连续编了36个小时的程需要休息 的那段  给暗搓搓改成了马克坚持去接了他(这人
配合食用BGM:Suffer
一定要配合BGM食用!!!虽然是个黄曲儿但是要的是那意境!!!!!!不要在意歌词这些细节!!!_(ÒqÓ๑ゝ∠)
顺便 @ᶘSherry_ Alesᶅ 我我我敲上来了!印刷体比我的破字好看!!!
——————————————————————————————

一双修长而指节分明的十分白皙的手在键盘上飞速游走,伴随那残影的还有屏幕上出现的成千上万个0和1。一对贵族蓝的瞳孔在0和1之间灵活的穿梭着,睫毛投下的一片阴影在光下颤动。

嗒。

在指甲与最后一个该按下的键子发出一声清脆的撞击之后,它们终于全部停下了。

马克的喉结上下蠕动着,好像要说出什么一般微微张开了嘴。他的闪着智慧的光的眼睛忽然呆滞了一秒钟。

紧接着他就如同一条泥鳅一般滑下了椅子,让自己的屁股结结实实地与大地母亲来了一次深情又热烈的拥抱。

疼痛由神经末梢传到大脑强行掀开了马克的眼皮,使他不得不把脑中已经团成一团的东西再次一缕一缕牵出来。闹铃突然高鸣吓得他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长达三十六个小时的连续工作早使他忘记它为何响起,直至他看见手机上明晃晃的四个大字。

[去接华多]

他迷迷糊糊的想起来华多今天晚上将从纽约回来。他敲了敲坐得发软的双腿,费力地拉下门把手。

“......这么晚了你去哪儿?”身后突然响起肖恩的声音。

“去接华多。他......今天回来。”马克努力发出声音去回答他,然后被雨点敲打柏油马路的声音盖过变成几声嗡鸣。他推开门,任凭肖恩的声音被瓢泼大雨淹没,踉跄地迈出了艰难的第一步。

然后便噗嗤一声摔在了水坑里。

肖恩无奈的摇了摇头。

最终马克挣扎地爬上了一辆出租车。他深知即使这时候是有公交车的,他也在公交车上撑不下全程。

好歹睡一会儿。马克这样想着,闭上了眼睛。

雨夜,机场里刮过的风让华多瑟瑟发抖。他有些失落的裹紧了自己的外套。

“马克.......马克还没到......”华多在雨中跺脚,“希望他来时带把雨伞。”

他看着机场专线涌下一帮又一帮人,出租车开过一辆又一辆,可他始终找不到那头熟悉的卷发。

雨这么大......马克会不会不来了?

马克是在一阵鸣笛声中惊醒的。他眨了眨眼睛环顾四周,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堵车了。

“这儿离机场有多远?”

“小伙子你醒了?啊没多远儿了要不是堵车一会儿就......”

“走过去要多久?”

“啥?”

马克留下了钱,不耐烦地摔下车门。他望着远方的街灯站定,抹了把脸上的雨水,飞奔了起来。

已经.......已经过了和华多定下的时间了。

坚决,不能更晚。

华多盯着手表,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站在旁边的人越来越少,雨越来越大 。

马克不会来了。

他这样想着,走向了面前的公交车。

马克停下了脚步。他看见了,看见了那个满脸写着心灰意冷的男人走向公交车。

他99.99%是以为自己不来了。

马克的喉结上下蠕动着,好像要说出什么一般微微张开了嘴。

最后他隔着滂沱的雨柱,用尽全身的力气,叫出了华多的名字。

“Eduardo.”

他一遍又一遍的叫着,直到那个男人回头看向自己。然后,他缓缓开口。

“I'm here.”

他的闪着智慧的光的眼睛忽然呆滞了一秒钟,紧接着,他便失去了知觉。

马克睡得昏昏沉沉,以至于华多一路颠簸把他扛到公交车上他都没醒。

华多坐在马克旁边,盯着马克的侧颜看。

他棱角分明的脸庞,他湿漉漉的鼻尖,他湿润的红唇......

华多眼前一空,随即感受到肩头的重量。

这次轮到他想说些什么了。

说些什么呢?

什么也别说,只要露出一个英俊又完美的傻笑就好。

肖恩拉开窗帘,看见对面的公交站走来两个酷似华多和马克的身影,还是前者架着后者。

隔着玻璃窗上的雾霭,他只看到水汽氤氲中,马克的头低垂着,而华多将脸凑了上去。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