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俄罗斯

Hail Emma Watson

[水仙][Henry/March]I'll never be happy

生死停留Henry/耐撕侦探March,斜线无意义,其实是友情向。

一个绝望地想以死弥补,一个不懈而坚持地拯救的故事。

单数为现实,双数为亨利的弥留之梦。

1.

亨利躺在一片血泊中,耳边是山姆和丽拉的呼喊。

他攥紧戒指,望向烟云笼绕的布鲁克林大桥,泪水和血一起打湿他的脸颊。

他听见马奇那辆破旧的老爷车传来的声响,他几乎看见了马奇跑动时颤抖的小胡子和挥舞的手臂。

他眼神失了焦。

2.

马奇是在他常带霍利去的那家快餐店看到那名心理医生委托的人的。那人留着半长的褐色头发,在脑后扎起,一身黑衣黑裤包裹着细长的身躯,竟和他有着一样的面庞,虽然气质比他多了一股文雅。手中的本子,上面是杂乱的字迹和画迹,并且他正努力地使它更加杂乱。

马奇惊得直接尖叫着跳到希利身上,他却只是抬眼给了他不带任何惊讶的一瞥,秀气的眉头传递出无法言说的悲伤。

这孩子怎么这么伤心?马奇这样想到。

3.

亨利是在书店里看见马奇的。他看到一辆破旧的车子上司机栽在方向盘上,副驾驶上的大叔正在努力唤醒他,然后他失败了,车子冲进店里,撞破了亨利那张画。

那大叔慌忙的爬出车,想要和他道歉,结果惊吓得跌回座位,用力地拍打着司机。“嘿,嘿!马奇!你醒醒!你别死了吧!那是你的鬼魂吗?”

那司机终于抬起了头。湛蓝的眼睛里的惊吓横冲直撞地撞进亨利的眼中,然后紧接着被歉意填满。他慌乱地跑下车,不断地向他道歉,并表示愿意做一些物质弥补。亨利却拒绝了。

当他下课走出大学校园时,发现那辆冒着烟的老爷车在门外等他。

亨利觉得这家伙很有意思。他很喜欢他。

4.

但也仅仅是很喜欢而已。

他不能使他停留(Stay)。

为此他哭了出来,然后他爬上梯子,在天花板上写下了好几行“原谅我”(Forgive me)。

在这下面,有数不清的“原谅我”。有些是为阿西娜写的,有些是为他的父母写的,有些是为了山姆写的,还有他说不清楚,只是想要写的。

他最终写满了整个天花板。

5.

马奇伏在亨利身上,手紧握着亨利抓着戒指的手。

“别死,别死......山姆委托我好好保护你,别让我任务失败......你要亲手把戒指戴在阿西娜的手上,留下来(Stay)......留下来和我们一起(Stay with us)......”

“留下来和我一起(Stay with me)......”

6.

马奇站在亨利身后,丝般的雾笼罩着布鲁克林大桥。他的身旁站着山姆。

“如果你真的在做梦,那整个世界都在你的梦中。”山姆尽力地劝诱着他。

马奇想要说什么,但他只是站在那,眼神兼并挽留与希望,嘴微张着。他抬起手臂,又放下。

亨利用充盈着泪水的眼睛望向他。那一瞬间,马奇甚至看见他嘴角勾起了一丝微乎其微的笑意。

亨利的手颤抖着,泪水沾湿了他的整个面庞。他发出了一点声音,就连声音也是颤抖的——他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停止了,然后迅速地抓起手枪,弓下身子,面朝着布鲁克林大桥下方的车流。

枪口抵住上颚,手指扣动扳机——

砰。

7.

马奇烧了一张画。是他撞毁亨利的那张画。

他在画布背面缝缝补补,又把画框嵌在一起,总算看出了些原来的样子。那是条虎鲸的尾巴,用深蓝色重重地涂上,后面是深不见底的湖蓝。

然后他烧了它。

8.

马奇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他又在那家快餐店里见到了亨利,只是亨利一改曾经的愁容,手中也没了那个写画杂乱无章的笔记本,舒展开的眉头与盛满笑意的眼睛对着窗外,就像在画中一样。他望向他,竟勾起了嘴角——然后他消失了,就像布鲁克林大桥上的雾。

只剩下他那个笔记本静静地躺在座位上。马奇捡起它,翻开了一页——

那上面满是虎鲸的各种轮廓,在其上,是数不清的“原谅我”。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