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俄罗斯

Hail Emma Watson

【双快银】【灵魂伴侣AU】骨折与弹孔ⅳ.

预警:A家在下!A家在下!A家在下!虽然这章写得像皮戳攻,但是真的是a家在下啊orz

前文请戳:         

重度欧欧希,磨蹭这么久刚握个手是我的锅orz

见家长现场!至于他们两个怎么联结的,百度告诉我灵魂伴侣的坑爹设定是有肌肤接触就会联结,肌肤接触见第一章的握手

本章见家长现场!私心觉得a家快银开启快银时间时的BGM应该是Overtime

过激言论:病弱皮特罗系好文明

————————————————————————————————

“天启?X战警?”皮特罗躺在床上,手指飞快地划过面前的屏幕,“我这是躺了多久啊?!”

“也不算久,他们打完你正好醒了。”旺达低头,一边用手指缠绕着自己的发梢,一边不时抬头扫一眼皮特罗手中的平板电脑。

“啧啧,啧啧啧......”皮特罗对着屏幕咂舌,“我都不知道该庆幸我当时没醒着还是该失望这场战役里没有我了。”他突然停住了不断向下滑的手,指向了一个视频。

视频中是一个银色的身影在一片圆形的磁场旁不断闪动着,偶尔停下来,冲撞着那片磁场。

皮特罗坐起来,把电脑伸到旺达的面前。“旺达!你看这个!”他用指关节敲打着屏幕,“我梦游了?!”

旺达瞥了一眼屏幕,“那不是你,Bro.那是另一位快银。Younger Quicksilver.泽维尔学院的彼得•马克西莫夫,和你有一样的能力。”

“这样啊。”皮特罗又躺了回去,有些惋惜地念叨着“长江后浪推前浪年纪大的快银被拍在沙滩上”一类的话,百无聊赖地刷新着数据。

皮特罗突然睁大了眼睛,手指停在半空,呼吸甚至变慢了。他的目光紧紧地锁在屏幕上的一点,与此同时,电脑播放出了一声似乎是骨骼断裂的声音,紧接着是一声少年的痛呼。

“Sis......”皮特罗缓慢地拉住旺达的衣角,“......这是我撞到的那男孩吧?”

旺达低下头,目光却落在了皮特罗的头顶:“Bro,我觉得那些都不太重要了。”她关掉了那些网站,打开了电脑上的相机,“你现在已经是他的灵魂伴侣了。”

站在门口的彼得迅速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因为他清楚地看到,皮特罗的头发正在从发根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黑色变成银灰色,直到米色的发梢也全部变成如同他的发色一样。

他惊恐地看向不远处的镜子,发现自己的发根变成了黑色。

他本来想悄悄地用自己的速度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走,没人看到,完美。背景音乐Time in the bottle响起,戴好护目镜,彼得刚刚开启了自己的快镜头和其他人的慢镜头,就看见那个坐在床上年纪稍大一点的快银,同样开了快镜头,歪头挑眉,面带一个好奇的微笑,看了他一眼。

“......Ah.”

糟糕,他忘了他的另一半也是快银了。

让我们就先暂停在这个尴尬的场面,来了解一下彼得是如何走进戒备森严的史塔克大楼见家长的。

剪辑师,麻烦镜头回到彼得随教授走进主脑时。

“教授,这话是什么意思?”彼得不解地问。

查尔斯戴上主脑的头盔,顿时室内展现出一片红色的人海。“彼得,我想你也听说了奥创与复仇者,对吧?在奥创来袭时,皮特罗•马克西莫夫,这位复仇者的快银,为了救下鹰眼和一个孩子而身中47颗子弹。当然,这都是从你的’幻觉‘里读到的。我想他现在很有可能生命垂危,所以最好察看一下他的情况......”

“不,我想,他现在可能正在康复中。”

“......什么?”

摄影师,麻烦切换一下视角,对就是皮特罗这里。

热。

皮特罗在旺达的威逼利诱下开始了他的午睡大业,当然,是在混沌魔法的帮助下。

事实则是这种鬼天的中午顶着日头在窗边的床上睡觉即使有混沌魔法催眠也绝对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尤其对于皮特罗这种身上里三层外三层地缠了纱布的病号。

虽然皮特罗仅仅是觉得热而已,但是外人就不一定怎么觉得了。

如果真的有上帝的话,他现在看到的应该是这样的一副景象:

一个面容英俊的青年男人躺在床上,紧闭着眼睛,眉头微蹙,嘴微张着,几滴汗珠滑过他高挺的鼻梁,病号服的扣子只系了一半,松垮地套在他的肩上,纱布下坚实的胸膛正急促地起伏着,向下能隐约看到腹肌的轮廓,缠着纱布的那只手紧紧地攥着床单......

......怎么看都有点那啥。

查尔斯这位主脑中的“上帝”有些尴尬地望了彼得一眼,又心照不宣地移开了视线。而彼得似乎是看呆了,查尔斯清楚地看见了他的喉结很大幅度地上下移动了一下。

查尔斯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摘下了头盔。“我想你也看到了......话说回来,彼得,你是什么时候遇见他的?”

“在我被篮球砸中脑袋的时候?”

“不,不是说那个。我是说,真正遇见他的时候。”

“应该是,我前些日子在街上走,看到他了。然后我闯了个红灯......”“算了,你还是别说了。”查尔斯停下,一只手搭在彼得的太阳穴上。

“所以......查尔斯教授就让你闯到这儿来?”娜塔莎翘起二郎腿,叉起手,皱着眉头,颇有些不耐烦地看着面前鼓起脸颊的男孩。“我认为泽维尔教授并不是这样的人。”

在彼得的面前是一张椭圆形的桌子,复仇者们都已经落座,其中包括旺达,不包括皮特罗。彼得正坐在桌子的最尖端,他抬眼扫视了一圈复仇者们的表情,瘪了瘪嘴——

这架势,我好像要被审讯后处以极刑。

年长一些的快银正靠在桌旁的柱子上,手里拿着一包软糖,一颗一颗地往嘴里送着,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来是想看戏还是想救人。

彼得盯着他手里的软糖看了一会儿,舔了一下嘴唇。

“当然不是!教授只是在组织史塔克工业的实习活动时,把我的名字加了进去。”彼得低下头,盯着自己交叉在一起的手指。

“Well,彼得,你名字让我想起之前也有一个叫彼得的实(zhi)习(zhu)生(xia)不过他比你听话,我得说——你这样的行为,我现在有充分的理由把你辞退。”托尼也同样叉起手臂,仰躺在椅子上,弹了两下,“哈皮告诉你应该进什么地方和不应该进什么地方了吧?”

彼得有些沉痛地点点头。

忽然他看到托尼的肢体语言突然停下了,空气中的音节被瞬间分解成短促的几声嗡鸣。他向皮特罗的方向看去,却发现柱子旁早已不见了人影。

他抬头,皮特罗正站在自己身旁,湛蓝的眼睛盈满了笑意,敞着怀的黑色运动衣下摆轻轻扫过彼得的脸颊。他拍了拍彼得的肩膀,把剩下的半袋软糖塞进彼得交叉着的手指后面。

“You didn't see that coming?”

他听见皮特罗的声音清脆得几乎能够溢出阳光,清晰分明的音节因为笑意而轻轻颤抖,乘着风飘进他的耳中。

他低头扫了一眼手中的软糖,再抬眼,发现托尼又恢复了动作,而皮特罗又斜靠在柱子上,冲他眨了一下眼睛。

他见状,向皮特罗露出了一个天真无邪又略显狡黠的笑容。

这一幕被旺达看在眼里。她忧心忡忡地望向皮特罗,而皮特罗只当没看见,一脸无辜地换了个姿势靠着。

“所以,彼得——”史蒂夫放下了一直支撑着自己颧骨的那只手,用非常美国队长的语气开口:“继续工作的问题,我想我们应该与泽维尔教授取得联系。”

“让他留下来吧。”

“什么?”复仇者们一齐回头,看向角落的皮特罗。

“我是说,让他留下来。怎么了?”皮特罗走了过来,双手支在桌子上。“虽然他违反别的工作的什么规矩......但我觉得他可以做我的陪护。”他看向彼得,得到了彼得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

“Sis,别这个表情啊。你不是也正好缺个人看着我吗?”

结果是,旺达本着伤员最大的思想;史蒂夫坚持民主自由;幻视表示他只是想要支持一下旺达;鹰眼因为被他救过不知道如何表达感激之情;娜塔莎认为毕竟还是两位小男孩并笑了笑;史塔克想了想既然是客观意义上的一对儿那没啥好说的;再加上二位当事人;

——都对皮特罗的想法表示了认同。

当天晚上彼得就拎着行李,搬进了医疗室对面的房间。

他就是我的灵魂伴侣的话,其实也挺不错的。

彼得这样想着,勾起了嘴角。

————————————————————————————————————————

同居了!!!!!!都同居了!!!进展快不快!!!!!快!!!不!!!快!!!

评论(2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