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俄罗斯

Hail Emma Watson

【双快银】【灵魂伴侣AU】骨折与弹孔Ⅰ.

高亮!Peter/Pietro划线有意义,也就是a家在下,a家在下,a家在下,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私设Pietro没死只不过昏迷了一阵子
灵魂伴侣设定(这不是瞎编的是我认真百度来的):
每个人默读是时脑海中都会有一个声音,那个声音可能是你自己的也可能是灵魂伴侣的,在这里Peter默读的声音就是Pietro的
等待者的灵魂伴侣死亡,等待者身上的印记就会变黑
等待者与灵魂伴侣进行肢体接触就会连结
在和等待者接触的那一瞬间灵魂伴侣的头发会变色

1.
天启一战后,Peter的腿骨折了。他不得不用正常人的速度来做事,游戏也变得无聊起来,闲暇时只好看看书。

Peter是个携印者。他这样认为,是因为他出生时,手臂上就有一句"You didn't see that coming",并且他在读书时,声音不是自己的,是一个清脆而阳光的年轻男人的声音。想到自己的伴侣和自己同性其实没什么,毕竟自家老爹就不是很明朗自己的取向。但他发现最近,在他骨折期间,那声音微弱了起来,几乎变成了他自己的声音,以及他手臂上的那句话,也在逐渐加深颜色。Peter有些不安。

Peter的腿快好了,石膏已经拆了。虽然依旧用不上超级速度,但是四处溜达也比常人快了点。越是这时候,他便越想念起他的速度。

风和日丽,晴空万里,一个适宜享受病弱假期的日子。而对于健康的人来说,也是个玩出活动的好日子。所以当Peter走在泽维尔大宅中时,十分自然地,一个篮球蹦跳着想要投入他的怀抱。Peter一个走神,球已经近在咫尺。他悲壮的问候了一下上帝。

"God save me."却是一个清脆而阳光的年轻男人的声音又一次在脑海中响起。清晰,明亮,甚至带着一丝喜悦。

Peter定睛,好像速度又回到身上一般,他看见那球正似被按了慢进一样滚动着穿过沉重空气的阻隔。他想要后退,或者低头,可是篮球仿佛变得飞机般大,旋转散出的灰尘如同子弹,想要与风一同擦破他的脸颊。紧接着,便是咣的一声。

"嘿Peter!抱歉,你没事儿吧!"那球是Scott的。

Peter隐约闻到一股血腥味,但他的鼻子根本没出血。他的眉骨与篮球亲密接触的那一刻仿佛把他的灵魂撞离了肉身,"咣"的一声变成了车辆冲向地面和子弹嵌入身体的巨响,然后一阵银蓝色的风又把他带回他的身体。那阵银蓝色的风定格成一个面容英俊的男子,紧接着便是熟悉的声音。

"You didn't see that coming."

Scott的手在Peter眼前晃了晃。"嘿Peter!天哪你不会被砸傻......"

"Scott,"Peter打断了他,"是你说的那句话吗?"

"什么?"

"'You didn't see that coming.'你刚才说的这句话吗?"

"没啊?我刚刚就问你有没有事。上帝啊你别是被砸啥傻了吧,用不用去医务室?"

"没事儿,谢了Scott。大概是吃豆人玩多了出幻觉了。"Peter捡起球,递给Scott。

那球躺在阳光下,却冰凉,像一颗子弹。

幻觉......打吃豆人怎么可能出现这么帅的幻觉呢。

2.
Pietro是被喊醒的。

问题来了,谁会对一个为救下一个孩子儿而不惜身中47颗子弹的英雄如此残忍呢?

所以准确的说,他是被吓醒的。

他重伤昏迷,唯一能感受到的应该只有旺达的心灵链接。可他总能听见什么声音,像是什么覆盖住了什么,还有泥土与扬尘的气味,那是只有战争中才有的味道。紧接着是一声脆响,像是骨头断裂的声音。然后就是一个少年痛苦的呐喊,声音还有些稚嫩。

黑暗的世界里没有时间概念,他神志不清,已不记得是第几次听见那声痛呼。可每一次都好像离他更近,更近近到他简直怀疑那是从他自己脑袋里传出的,近到......

仿佛来自灵魂深处。

这就是为什么他被吓醒了。

他睁开眼,强光袭卷他的眼睛,几丝银发挡住光线牵扯出一个少年的脸庞。随即强光褪去,清醒的意识夺回了大脑的高地。

各种各样的情感一拥而上,喜悦、兴奋、惊讶、思念都如潮水般涌入他的心田,猛地将他从床上推起来。

"啊——————!"

于是在门外不知和复联家长Tony说着什么的Wanda匆匆赶回来,看见了自家哥哥正一脸操蛋的捂着伤处倒在床上嘶嘶往回抽凉气。

而门外Tony的尾音还在空气中盘旋。"Wanda,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Pietro他极有可能是某个人的灵魂伴侣。"

P.S.不得不说一件事......这个长篇的后续只能十个月后再更新......毕业生,你懂的。

评论(8)

热度(40)